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sharon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易求无价宝,难得有心郎  

2016-08-26 19:21:01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人生就是一场又一场的相遇,一场又一场的离别。即便是不早不晚,不迟不缓,刚好的时间邂逅一个人,恐怕也未必能守着一树花,一栖云,一窗月,相约到地老天荒。

——题记“易求无价宝,难得有心郎”的图片搜索结果

遇见,是一种美丽的情怀,也是一场丰富的盛宴。如风,可拂去心上的秋尘;如露,可滋润枯竭的脉络;如虹,可点缀斑斓的人生。遇见,不分是对是错,是喜是悲,是缘是劫。无论是千山之遥,还是一水之隔。在缘分的牵引下,我们于万万人中邂逅一座城,遇见一个人,经历一段事。从而找到了孤独舞台上那个命定的配角,但是这一场戏要如何演好,能演多久,便不得而知。无论后来的后来,这一程牵手,是山盟海誓的永久,还是昙花一现的短暂,都将是人生中一次难忘的经历。

大唐盛世,人才辈出,不但须眉称雄于世,也有诸多女诗人脱颖而出。如;李冶、薛涛、刘采春、鱼玄机……都是才情绝佳的女诗人。

“鱼玄机——女,晚唐诗人,长安(今陕西西安)人。初名鱼幼微,字蕙兰。咸通(唐懿宗年号,860—874)中为补阙李亿妾,以李妻不能容,进长安咸宜观出家为女道士。与著名文学家温庭筠为忘年交,唱和甚多。后被京兆尹温璋以打死婢女之罪名处死。性聪慧,有才思,好“易求无价宝,难得有心郎”的图片搜索结果读书,尤工诗。五岁便能背诵数百首著名诗章,七岁开始学习作诗,十一、二岁时,她的习作就已在长安文人中传诵开来,成为人人称道的诗童。其诗作现存五十首,收于《全唐诗》。”

《江边柳》

翠色连荒岸,烟姿入远楼。影铺春水面,花落钓人头。

根老藏鱼窟,枝底系客舟。萧萧风雨夜,惊梦复添愁。

雨后的斜阳,如绸缎般湿滑。柔腻地轻抚着水烟朦胧的湖面,渲染着晚春最极致的灵气。堤畔的垂柳摇曳着青丝,像一个柳眉低垂的少女,激情、缠绵、轻柔、温婉。柳絮花瓣,随风飘舞,触摸着眉梢,揉落在肩头,铺满了小路。真所谓;柳絮随风轻抚面,花香染袖暗夺魂。

十三岁的鱼幼微在这个暮春时节,开始了她人生中第一次刻骨铭心的遇见。一个才华横溢,貌似钟馗,如父、如友、如师的他——温庭筠。并以《江边柳》为题,赋诗一首。温庭筠反复吟读着鱼幼微的诗句,不得不被她的才华所叹服。从此,便收她为徒,不但不收学费,还不时地帮衬着早年丧父,孤苦无依的鱼幼薇。而情窦初开的鱼幼薇,早已在初遇的那一刻,便把一颗芳心暗系在老师身上了。也许是年龄相差县殊,也许是自惭形秽。温庭筠虽然对鱼幼薇十分怜爱,但一直把感情控制在亦师亦友的界限内,不是纠缠不清,“易求无价宝,难得有心郎”的图片搜索结果也不会遥不可及。不久之后,温庭筠离开长安,远去湖北襄阳任刺史徐简的幕僚。

【寓言】

红桃处处春色,碧柳家家明月。楼上新妆侍夜,闺中独坐含情。

芙蓉月下鱼戏,螮蝀天边雀声。人世悲欢一梦,如何得作双成?

楼上新妆侍夜,闺中独坐含情。有时候,孤独就是这样使人心动。如一颗昙花的种子,在如水的夜色里洁白芳香,美丽盈弱、次第绽放。就如深夜里的一窗月光,不惊不扰地,抚过泪颊的轻柔。即便无人欣赏,无人赞美,也不会懈怠它悄然入世,媚舞与尘。人世悲欢一梦,如何得作双成?对于情这个字眼,有人执著,有人不屑,有人分了又合,有人合了又分。当风云际会之后,谁是谁的明山秀水,谁又是谁的江湖风烟?谁会是谁心海中的细水微澜,谁又是谁生命里的风月无边?其实,人生就是一场又一场的相遇,一场又一场的离别。即便是不早不晚,不迟不缓,刚好的时间邂逅一个人,恐怕也未必能守着一树花,一栖云,一窗月,相约到地老天荒。

因了这首清丽明快,幽情缠绵的小诗,使得年过二八的鱼幼薇,开始了她人生中第二次遇见。相貌端庄,性情温和、二十二岁,已官至左补阙的——李亿,俩人可谓是一见钟情。于是,在一个莺啼柳浪,桃花盛开的三月,一乘花轿把盛妆艳饰的鱼幼薇,迎进了长安城一栋精细的别院中。在这里,金童玉女似的李亿与鱼幼薇,度过了九十九天令人心醉的美好时光。后来,在李亿原配夫人裴氏的威逼下。百般无奈的李亿只好一纸休书,将鱼幼薇送到曲江一带的咸宜观中,并誓道:“暂时隐忍一下,必有重逢之日!” 从此,一个风华绝代,才情似锦的鱼幼薇成了道姑,道号——鱼玄机。

【赠邻女】“易求无价宝,难得有心郎”的图片搜索结果

羞日遮罗袖,愁春懒起妆。易求无价宝,难得有情郎。

枕上潜垂泪,花间暗断肠。自能窥宋玉,何必恨王昌。

时光,是碎了一地的思念。流年是破了一生的梦想。很多时候,当真心赋予爱恋时,无风也脉脉。当深情赋予别离时,无雨也凄凄。那些遗留在风花雪月里的景致,究竟是,谁应了谁的劫,谁又断了谁念,谁又将在谁的眼眸中,再生繁华?易求无价宝,难得有情郎。人生百态,世事无常;金钱好求,真情难觅。回首这一路的跌宕,有些路,注定一个人走;有些事,只能一个人尝。自能窥宋玉,何必恨王昌。人生如戏,戏如人生。无论是戏里的你,还是戏外的他,都不过是在演绎着一个故事的彩排。临了,一切的一切,皆如行云流水,无所谓的悲伤,无所谓牵挂,无所谓怨恨。

此地一为别,春去春回又几年,窗外桃花红了又谢,梁间燕子去了又来。三年的时光如流水般匆匆而过,而她苦等的李亿最终还是没有再来。这三年,鱼玄机把对李亿的思念之情,只能寄托于诸多的诗词之中。可想而知,诗中蕴涵着怎样,情深至痛的伤,朝思暮想爱,清泪欲滴的痛,还有难以言说的苦。如今,曾经那么深爱李亿的鱼玄机,却不想,听到一丁点儿关于他的消息。那是因为她已然明白,情不怕等,只怕等待没有日期;爱不怕守,只怕守护没有重逢。你我的缘分,其实早已在你转身的那一刻,便已是天上人间。

红尘看破了无非是虚无,爱情看破了无非是“易求无价宝,难得有心郎”的图片搜索结果聚散。于是,看破红尘的鱼玄机便在观外贴出了一张“鱼玄机诗文候教”的红纸告示。这无异于在咸宜观门前高挑起一旗艳帜,使得长安城里一些文人墨客、风流才子,纷纷前往咸宜观拜访她。此期间,既有青春妙龄的妩媚,又有成熟女性风韵的鱼玄机。不知得到多少风流雅士的赞赏和仰慕,得到多少多情公子的轻怜和蜜爱。因此,鱼玄机的艳名在长安城是越传越广。

《感怀寄人》

恨寄朱弦上,含情意不任。早知云雨会,未起蕙兰心。灼灼桃兼李,无妨国士寻。

苍苍松与桂,仍羡士人钦。月色苔阶净,歌声竹院深。门前红叶地,不扫待知音。

早知云雨会,未起蕙兰心。独凭静夜,心中流淌的不只是一种情愫,还有思绪起伏的柔软。素手轻弹,指间散落的不只是弦音,还有兰心炽热的情怀。从而,美丽着一种渴望,渴望着一种甘甜。月色苔阶净,歌声竹院深。门前红叶地,不扫待知音。月色歌声皆有意,飘红落叶皆有情。那风情万种的情愫,在风中轻翻细读,在月下冥思苦参。兰心入素墨,笔下一缕魂。爱到深处情难禁,情到深处不自持。从此红尘三千事,一池水墨待知音。

一首深情露骨的情诗:开始了鱼玄机人生中既喜又悲的第三次遇见。身材魁梧,相貌清秀的乐师——陈韪;从此走进了她的生活,鱼玄机对陈韪倾注了满腔的柔情。两人是花前月下,临风把盏;碧纱窗前,弹曲吟诗;仿佛这世间只有两个人的清欢。美好的日子不觉又是三年,鱼玄机的贴身侍婢绿翘“易求无价宝,难得有心郎”的图片搜索结果已经十三岁了,竟也出落得肌肤细腻,身姿丰腴。受鱼玄机的影响,也颇善弄风情。一举手一抬足间,都在填补、置换着、鱼玄机因时光而丢失的,那如雾似花的神韵,迷得陈韪与之有染。鱼玄机一气之下,失手打死了绿翘,被判斩刑。这年她才二十六岁,身拥才女和荡妇双重人生的鱼玄机,历尽波折变幻的一生结束的是如此清绝快捷。

尘缘如梦,往事成风,这红尘中的相遇无非是你,我、他。有些人,因为遇见了,所以刻骨,既然刻骨了,为何还要分离?有些事,因为经历了,所以懂得,既然懂得了,为何还要埋怨?有些人来过,爱过,别过,又如何?有些事醉过,痛过,伤过,又奈何?到头来,只不过是一个人在收拾着一场苍白的残局。那些,曾经柔情似水,桃李春风的日子,都将在寂寞的尘埃里归于沉静。

谱一曲长相思,泪里断歌喉。书一笔长相守,添了朱颜瘦。人生归根结底,都难脱一个情字。为了情,将花开到荼靡飘残,将月从圆看到半弯,将琴弹到曲终弦断。当时光转到年华似锦的尽头,一些人,一些事,无论有没有结局都得收场。那些因情燃起的风烟,那些因情沉醉的清欢。也将在时光荏苒中,烟消湮灭。最后的最后,终究是空空的来,空空的去,不带走半片云彩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)| 评论(0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